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打印 收藏 字体大小:

出国游记:石化伙伴游世界,一书一卷寄乡情——2019年9月斯里兰卡游学记(三)

发布时间:2019-12-25 8:53:52    阅读:2116次

河边熙熙攘攘拍照游客的数量与象群的数量交相呼应起来,相互辉映着各取其乐,互不惊扰。沿河岸边建有很多大型的建筑物,与河道相比,坡度很大。我慢慢离开人群簇拥的地方,向上来到第一个平台上,这里屹立着一座金灿灿的建筑物,门口有两头大象雕塑,不论是从肤色上,还是体型上,都制作得十分生动逼真,栩栩如生,雪白长长的象牙抛物线向上翘起,感觉甚是庄严肃穆,偶尔还会看到一些穿着民族特色服饰的当地人有说有笑地来往出入,像是在举行什么隆重的活动。拾级再向上,上面还有一个更大的平台,并且有机动车道通行,茂盛的绿植、人造瀑布相间其中,一座豪华酒店模样的建筑门口,两个身材黑瘦穿着笔挺西装的门童在不停地给来往的宾客开车门迎礼,彬彬优雅的感觉甚是豪华高档。转了一圈,再回到岸边,已然不见了同行伙伴的身影,刘导在街边阴凉处站着正在收尾督阵,清点着未集合的游客,已经开始组织中午的午餐了。沿导游手指的方向和大家汇合,再次经过刚才店铺林立的小街,商贩游客明显少了很多,像我这样零星掉队的游客便招来了他们更多的吆喝和眷顾。

街边的特色小店——大象粪纸店,来时一掠而过,没来得及光顾,借此闲暇之机,进去溜了一圈,但是几家店面都很小,基本的产品展示都堆积在门口,显得有些凌乱和质朴,毫无档次可言。大象粪纸主要有两种颜色,而这与大象的食物息息相关,一种是深色纸,用吃棕榈树叶大象的粪便制成;一种是浅色纸,其原料是专吃椰子大象的粪便,整体纸张给人以草纸的感觉,作为特殊纸质用品尚能接受,如和雪白整齐的打印纸相比,办公性能差距很大。刘导对此只是一带而过,并没有详解,我特意攻略了一下:来斯里兰卡旅游,除了欣赏美丽的自然风光、享受别样的民俗风情外,游客都希望买到最具当地特色的旅游纪念品,而大象粪纸就是其中之一。斯里兰卡的大象品种是有着较大体型的亚洲象,也叫斯里兰卡象、锡兰象,由于很多斯里兰卡象被当地人大量捕杀,正在濒临灭绝。1800年至1900年初,国家为了保护象种不被灭绝,设立了多个国家公园及自然保护区用来保护斯里兰卡象,大象孤儿院就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但是随着日积月累,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渐渐为堆积如山的大象粪便头疼不已,一般情况下,一头成年大象平均每天要排出100多公斤的粪便。巧合的是,当时一名斯里兰卡商人经营的造纸作坊正好挨着大象孤儿院。最初,这家作坊的原材料主要是挨家挨户收来的废纸和草秸。一天,他遇到了大象孤儿院的负责人,后者正为每天堆积如山的象粪苦恼不已,这位负责人半开玩笑地说,如果大象粪也能造纸就好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正在为原料供应不足而发愁的商人灵光一闪,他试着使用造纸工艺,把大象粪便经过过滤清洗、粉碎打浆、筛浆脱水、压榨烘干以及压光等制作程序,还真的制作出了一张张光亮的象粪纸。大象粪纸的诞生,让孤儿院再也不用为打扫不完的大象粪便发愁了,而颇有经济头脑的商人还把自己的作坊注册成为纸业公司,并用亚洲象学名中的后一个单词给公司命名,叫“马克西莫斯”。象粪造纸不仅给大象孤儿院和当地的工人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也给斯里兰卡赢得了殊荣。2006年,在荷兰举办的“世界挑战”大赛中,象粪纸以其人与自然共处、有效利用和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创意一举夺冠。从此,斯里兰卡的象粪纸声名远播,远销欧美日等国家。我想这也是创新发展的一个经典案例吧。

再有,虽然象粪纸里75%的原料都是大象的粪便,由于使用了特殊的工艺,产品不但没有臭味,而且手感非常细腻。象粪纸的制作完全是手工制造,所以不仅每一张象粪纸的纹路都不同,连封面的纸黏土雕塑或是树皮加工也各不相同,相当符合现代人讲求独特性以及个性化的品味,现在已广泛被斯里兰卡政府包装成精美的国礼,赠送给外国政要。斯里兰卡政府官员出国将这些纸质礼品赠送给外国政要时,他们总要用手摸摸,还放在鼻子上闻闻,说,“不臭,反而有一种淡淡的清香”。如今,大象的粪便成了“珍贵的粪便”,象粪纸也成为斯里兰卡人引以为豪的国宝,很多名人政要用象粪纸制作自己的名片,还有不少高级酒店用象粪纸制作成《入住须知》和别致菜单。

店内出来,赶紧去往集合地点,转了一圈,只找到了同行的当地导游,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比划着终于找到了大家,原来就在河边紧挨着的一家酒店里用餐,因为依山坡而建,错落着层次感很强。就餐的位置基本是河道向上的第一层,除了餐厅,旁边还建有酒店内部的游泳池,面积不大,有几个欧美游客身着泳装在水里嬉戏。不太适合的南亚午餐,除了面包的口味与我们有些接近,当地的大米一年能收割四季或五季,细长的大米无色无味粒粒可数,和家里粘滑的口感相差十分悬殊,可以说是食之无味。餐毕,我们沿酒店台阶向上,到达餐饮客房区域,旁边的一个大厅正在举行着当地人的婚宴,穿着都十分隆重,看样子应该是富人圈居多。沿河的露台有客人休息的地方,正对着群山,很适合拍照,刚给同行伙伴拍完一张,正准备自己拍,没想到,瓢泼的山雨说来就来了,真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没有任何屏障,大风裹着大雨已将露台上的桌椅全部打湿,幸亏我们躲得快,不然差点就淋成落汤鸡了,这里天气的阴晴真是瞬息万变。

内厅稍事休息,雨来得快走得也快,外面的大雨逐渐变成了屋檐下已不连串的珠帘,远处大象粪纸的宣传招牌在雨中摇晃着,大家还没有一人光顾过。

冒着零星的雨点,踩着湿滑的街道,大家依次上车出发,前往今天的第三站——皇帝最后的宝座狮子岩。刘导对景点稍做简介,让我们在观光之前有个大概的了解。狮子岩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也是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的世界级珍贵遗产之一。据传说,是本国的一位王子弑父篡位,担心兄弟报复,便在这块200多米的巨岩顶上兴建了这座空中皇宫躲避,因为自然条件险要,相传这个王子上下都需要专门的吊筐设备才可以通行。但是其弟弟还是找到了他,他离开巨岩去应战,结果全军覆没,最终被皇弟追杀陷入泥沼而亡。后来荒废后,这座巨石曾被埋没在丛林中好几个世纪,直到19世纪中叶才被英国猎人发现,得以重见天日。

车程并不太远,很快到达目的地,一下车,就远远地看到一块巨石伫立在丛林之中,四处都是平坦的平原,这块巨石确实显得有些突兀了。通往巨石的道路十分简陋,黄沙黄土一路,道路两旁有几个用红砖砌成的池子,据说是皇帝给后宫准备的游泳池,可容纳500人左右,骄逸奢靡可见一斑。而现在全已没有了当年的鼎盛繁华,黄沙满地,干涸得半滴水也没有,一条黑色的小蜥蜴惊惶地看着我们这群陌生人,扭头钻进了水池的砖缝中。

穿过一段平坦的道路,慢慢开始有向上的台阶,沿途还有大大小小的小巨石偶尔拦路,中间有可以穿行的缝隙供游客穿过。简单地合了几张影,刘导选择了一处平坦的地方作为集合地点,有的留下原地等候,我们则开始分头攀登。周围野生的树木,我们沿着人造台阶一直向上,虽然只有200米的高度,但是盘旋起来,加上天气原因,已经开始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大石中间的位置有一条狭长的通道比较平缓,再向上,就是人造的钢铁扶梯,有螺旋上升的、有连接石阶的,除了我们,来此攀登的游客并不太多。

再向上,就到了狮爪的地方,是个相对平坦的大平台,据说这个位置原来还有一个狮头,如今已然被风化掉了。两个狮爪中间,是一条通往最高点的通道,就像是一道大门,上行的台阶十分陡峭,一鼓作气,跟着零星的游客,终于攀到最高峰。上面又是一个更大的平台,也就是皇帝宫殿的位置,历史的建筑物早已凋落,只剩下建筑物的底座在黄沙中显得有点凄凉,旁边的蓄水池看着就是一个荒凉的大土坑,蓄水量很小,首先给人的感觉是卫生情况太糟糕了。为了躲避而跑到这里的皇帝,我想也过得比较委屈,虽然自诩是一代帝王,但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慌不择路,只能算是孤芳自赏了。作为一代帝王,心不系百姓,只顾自己享乐,就算有皇族血统,这样的朝代也不会长久。

沿着另一条通道走向下山的路,慢慢看到一些当地的年轻男女几人结伴下山,穿着十分普通,感觉应该是一些生活条件差的平民,我们大多是旅游鞋运动裤,而他们大都是人字拖短衣短裤,看着上下山一点也不困难,有说有笑甚至不用扶着台阶扶手。东南亚地区因为气候的原因,加上有的国家经济条件差,人们对居住的要求不高,有的甚至没有购房需求。2016年在菲律宾马尼拉,沿海边的贫民们就是一块布解决了住房问题,甚至一辈子就这样过来了,有口饭吃就行了。

和大家陆续汇合,跟随刘导走另一条通道,两边有一些木房小铺,售卖着各式纪念品。大巴已从另一条通道在出口处等候,我们乘车前往今天下榻的酒店,一个园林别墅区。

到达别墅酒店,绿化环境相当优越,没有高层建筑,全部是简易的独栋别墅,建筑材料不是纯砖木,框架结构为主。门厅接待处,早有服务人员提着大水壶为你沏上热茶,休息的地方有石台、有座椅,靠垫早已放好。行李从车上卸下来,导游说有服务生送到房间,但是需要支付100卢比小费,这是他们的固定收入之一,告诫我们不要自己拿行李,以免抢了人家的饭碗。

酒店内道路很迷宫,指示牌看图形多少能知道一二,建筑物很少,甚至有时候走半天,才看到一两间房间,路上不时有很大的土蜂窝,房间台阶上,一群群硕大的黄蚁旁若无人地穿行,有点住进原始森林的感觉。大家的住房集中在一起,放妥行李后环顾了周围,餐厅的位置有一个较大的游泳池,趁机在里面游了几圈,水质不是很好,最深1.8米。

一天的旅程暂告一段落,简单休憩,晚宴即将开始。

(集团公司:王力军)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 河北沧州渤海新区中捷产业园区

邮编: 061100

电话: 0317-5232129

传真: 0317-5232129

邮箱: info@zjshjt.com

   中国石油   |    中国石化   |    中海油   |    中国化工信息网   |    中国能源信息网   |    国家石油和化工网   |    石油工业标准化信息网   |    国际能源网